上官寒卿

因为成熟真的好无聊,能让你安心当个小朋友的同伴,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同伴

Q:生日快乐!

谢谢宝贝😘比心♥️

Q:卿卿,元旦快乐

宝贝元旦快乐!

今年才写了7.9w字

我好鸽我有罪orz

明年努力稳定日更 周更

圣诞快乐呀!大家期末都好运!

想了个甜甜的圣诞小段子,但我好像不太会写奶乎乎的肖兔子

所以…大家就脑补一下红着脸钻到狗崽崽圣诞袜被窝里的奶兔叽吧

【今昔之感|16:00】养大吸血鬼的人

上一棒 @苏眉 

下一棒 @李阿肉 

官号  @Solitude孤单不孤独 

你觉得,青春是什么?

———是作为人类独有的时光。


作为吸血鬼和人类,哪个更好?

依旧病弱战,灵感部分来源于《暮光之城》


  1.


  “你觉得,青春是什么?”


  隐藏在厚重窗帘后的男人闻声无奈地转过头,他猩红的眼眸在黑暗中一闪而过,嘴唇轻微动了动,没有说话。


  肖战却依旧没有放弃提问,他又重复了一遍。


  “狗崽崽,你觉得,青春是什么?”


  “我不记得了。”王一博从窗台上倏然站起,“为什么要问我?”


  这是一个吊高顶的屋子,最顶端的窗台离地面至少有九米,但屈腿坐在窗台上的人跳下来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,修长的双腿一展,直接大步向外走去。


  肖战有些懵懵懂懂地跟在王一博身后,他只是一个人类,还是一个身体不好的人类,压根跟不上吸血鬼的移动速度。


  “咳咳,崽崽,你等会儿我呀。”屋外的寒风扑面而来,呛得肖战直接咳嗽了起来。


  他眯着眼顶着风雪看着前面,却不知何时已经失去了王一博的踪影。


  ——好冷。


  肖战心中轻轻叹气。


  但他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穿着一身单衣冲进了风雪之中,一边向前走,一边叫着王一博的名字。


  “狗崽崽...咳咳咳...”


  周围的寒冷慢慢浸润了他整个身体,肖战眼前发黑,脚下突然一阵踉跄,直直地向地面上摔了过去。


  但预想中的痛疼并没有袭来。


  他被人牢牢地接住了。


  接住他的人的怀抱还没有他温暖,冰凉的指尖刺的肖战身子一颤,将头往他脖颈处缩了缩,却又再次被冰得一激灵。


  抱着他的那人似乎也知道自己的怀抱冰冷刺骨,他的抱着人的手微微停滞了一下,紧接着脚下突然加速,抱着人迅速冲进了屋子里。


  “知道身体不好还乱跑。”王一博的话语没什么语调,但肖战就是莫名其妙地听出了几分谴责。


  “不怕死。”


  “我要是死了你会救我吗?”肖战咳了片刻,笑着抬起头。


  “不会。”王一博拒绝地很干脆。


  他看着对面的人脸色一下子苍白了下去,犹豫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肖战的脸颊。


  吸血鬼自身不带温度,但却能感知到别人的温暖。


  “我不知道青春是什么。”王一博顿了顿,轻声说道,“我已经作为吸血鬼...太久了。那些作为人类的时光对我来说真的,太远了。”


  肖战没有说话,他轻轻地叹了口气,伸手揽住王一博的脖子,轻轻地蹭了蹭。


  “我知道,对不起。”肖战贴近他耳边,呢喃道,“所以让我陪着你...”


  “不行。”王一博倏然直起身,直接将人推倒在沙发上。


  肖战撑起身子,沉默地望着王一博快步走了出去。


  “以后不许再这么说了...还有,别叫我狗崽崽。”


  2.


  王一博是一只不知道活了几千年的吸血鬼。


  而肖战则是他漫长时光里捡来的一个用来打发时间的人类。


  根据王一博所说,他曾经捡过很多很多的人类,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陪他一段时间,然后再自然老去,留他一人继续囚禁在无尽的囚牢中。


  王一博说,他和从前那些人并无两样。


  但也不一样。


  王一博望着桌子对面小口小口地喝着药的肖战,漫不经心地想。


  毕竟这是一个,快要死了的,一心只想变成逃离生死没有体温的怪物的人类。
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能把我也变成吸血鬼呢?”肖战早晨喝过了药,撑着下巴坐在桌子面前。


  他笑眯眯地望着对面沉默的王一博。


  “这样我就可以一直陪着你,我们一起待着,也不孤单了。”


  “我本来也不孤单。”王一博闷闷地回道,“你死了,我就去捡下一个。”


  “都没有空窗期的吗。”肖战叹了口气,“真是个花心的吸血鬼。”


  王一博抬眼瞥了肖战一眼,不置可否。


  “但别人和我不一样啊。”


  对面的声音突然接近,王一博抬头,被猛地凑过来的肖战吓了一跳。


  “我爱你呀狗崽崽,”肖战眉眼间都带着笑意,衬着他苍白的脸色,显得精致又脆弱,“让一个永远爱着你的人陪着你,不好么?”


  王一博没有立刻回答。


  他深深地望进了肖战的眼睛。


  肖战的眼睛是浅褐色的,没有阳光的时候显得眸色格外的浅,仿佛星星坠入湖泊,带起阵阵涟漪。


  他的唇下有一颗薄痣,仿佛特意点在那里的一般。


  鬼使神差地,王一博缓缓地伸出手按在了肖战的唇下痣上面。


  他细细地摩挲着,肖战的皮肤很白,不过按了片刻便立刻浮现出了一抹薄红。


  肖战不明所以地望着面前皮肤冷白的吸血鬼,只见王一博呆愣了片刻,突然慢慢俯下身,一点点向他靠近。


  ——都......多少年了啊。


  王一博倏然睁开眼,但脑海里的声音依旧没有放过他。


  ——你不累吗?


  那个声音带着些许温柔和疲倦。


  紧接着,王一博的唇上倏然贴上了一个温热的东西。


  ——我的,狗崽崽啊。


  “砰——”


  王一博倏然起身,他一把推开身前惊疑不定的肖战,急促地喘息着。


  肖战也慢慢站起身,他试探着伸出手,低低地叫了一声:“狗崽崽?”


  “我说了,别这么叫我!”


  王一博突然暴怒了起来,他倏然一挥手,同一时刻,站在他不远处的肖战闷哼一声,神色瞬间痛苦了其起来。


  “你...”


  王一博回过了神,他皱眉想要上前一步,却见对面的人倏然抬眼,捂着手臂踉跄地后退了半步。


  滴答。


  有鲜血从肖战手臂处滴落。


  “...珍惜你自己的生命。”


  王一博没有再上前的趋势。


  他后退一步,再次堕入黑暗中,倏然不见了踪影。


  3.


  “狗崽崽跟我说,青春只专属于作为人类的时光。”


  肖战蹲在门口,他的身旁趴着一直揣着手的矮脚猫,半眯着眼似听非听。


  肖战伸手捧起旁边的一捧雪,伸手毫不留情地按在自己的伤口上。


  剧痛瞬间传来,肖战低低地“嘶”了一声,却并没有将手挪开。


  “他为什么不让我叫他狗崽崽呢?”肖战又转回头,自言自语道,“是因为他觉得,这个名字已经不属于他了吗。”


  ——但并不是啊。


  肖战的神情多了几分微妙与哀伤。


  趴在他身旁的猫咪张开嘴打了一个哈欠,懒洋洋地又翻了个个儿,露出毛茸茸的肚皮。


  当天肖战并没有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
  “为什么你的伤口还在流血?”


  王一博站在房间的角落里,猩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床上虚弱的人。


  “我...凝血功能不好。”肖战半靠在床头,有些虚弱地笑了笑。


  他突然抬起手,冲着角落里呆愣的吸血鬼招了招手。


  王一博脚步挪动了一下,沉默地望向他。


  “过来,狗崽崽。”肖战的声音比往常虚弱了不少,却依旧很是柔和,“别怕,你知道这件事的。”


  王一博恍恍惚惚地抬眼,肖战的嘴明明没有张开,王一博脑海里却传来一阵阵话语。


  ——我的伤口很不容易愈合。


  记忆中的男人半躺在榻上,望着茫然无措的小吸血鬼笑着道。


  ——别怕。


  “但你...为什么会知道。”


  王一博茫然地后退一步:“你不该知道的,你为什么会知道。”


  他抬头望向肖战,肖战的眼神依旧平和,因为失血,他脸色苍白,恍然间王一博一瞬觉得,肖战才真真是活了千百年的那个。


  ——淡然,平静,对一切都了如指掌。


  不像他,空过了几千年,依旧如最初成为吸血鬼时那般,被一个人类带着学习,好奇又恐惧,茫然而无措。


  “一博...”


  肖战难得地开口叫了他的名字:“明明是你把我带了回来,现在,你又在逃避什么...”


  王一博没有说话,他再一次转身仓皇地逃走了。


  4.


  等王一博再一次见到肖战时,他几乎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。


  “...狗崽崽。”


  躺在床上的人虚弱地睁开眼,在看到王一博的那一瞬间眉眼立刻弯了起来。


  王一博上前两步,他垂眸看了一眼肖战的伤口,那里还在一点点地向外渗血。


  王一博沉默了一瞬,缓缓地在床边蹲下。


  肖战的脸上没有一点痛苦与愤怒。


  明明是他这只吸血鬼让他备受折磨,但肖战望着他的神色依旧是平和的。


  “你来啦。”肖战纤细的手腕从被子中伸出来,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头。


  “...你为什么会知道。”王一博抬头望着肖战。


  肖战的手顿了顿,他的指尖从王一博发梢滑到他的脸颊,最终轻轻地停在王一博的唇边。


  “你自己没有想明白吗。”


  外面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雪,房间中一片寂静。


  “你其实已经猜到了,只是不愿意承认。”肖战似乎终于妥协了般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
  他微微偏过头望向窗外,低声说道:“当时我捡到你的时候,也是一个雪天。”


  他感到王一博的身子颤了颤,继续低声说了下去:“你刚刚被咬,茫然而恐惧,你被我一个人类吸引,亦步亦趋地跟着我,但却不愿上前。”


  “你明明那么饥饿,却能抑制住本能不去害人。我心生恻隐,带你捕猎教你饮食动物血,教你成为一个‘合格’的吸血鬼。”


  肖战说到这里转头笑了笑:“多有意思,你说我一个吸血鬼猎人,却养成了一只小吸血鬼。”


  肖战的手指轻轻从王一博冰冷的唇间划过,他不顾王一博神色间的震惊,开口低叹道:“狗崽崽,这么几千年不停地寻找我的转世...辛苦了。”


  “...哥哥?”王一博下意识地开口,却有些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哽咽,“不可能,为什么这一世你会有记忆?”


  “因为你吻了我呀。”肖战低低地笑道,“吸血鬼的毒液能将人改变,吸血鬼的吻能让人记起一切。”


  “每一世我身体都不好,你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我,把我带回来精心养着,却从来不告诉我为什么,也不允许我成为吸血鬼一直陪着你。”


  肖战努力半撑起身子,他的身体到底没有什么力气,刚坐起来一半,手臂便倏然使力向旁边倒去。


  他再次落入了一个冷冰冰的怀抱中。


  “不生不死的...太痛苦了。”王一博抱着力竭的肖战,低声说道,“把一个曾经的吸血鬼猎人变成吸血鬼,也同样...太残忍了。”


  伏在他肩膀处的肖战低低地哼了一声,王一博垂头瞥了一眼他的伤口,将人搂得更紧了些。


  “...我都把你养大了呢。”肖战几乎已经虚弱地睁不开眼,他轻轻地蹭了蹭小吸血鬼的脖颈,低低地笑了起来。


  王一博没有再说话,依旧静静地抱着肖战。


  肖战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。


  “所以,你还是不准备让我陪着你,是吗。”肖战低叹道。


  “...嗯。”王一博沉默了一瞬,轻轻伸手拂了拂肖战的头发。


  “你应该享受作为人类的人生,享受...你之前问我的青春。”王一博低声说道,“我没有权利去夺走这些。”


  “但我不想要。”肖战的手几乎抱不住王一博的脖颈,他无力地靠在王一博的怀里,低声说道,“我就想要陪着你。”


  “你会陪着我的。”


  最后的回光返照间,肖战听到王一博低声说道。


  “我会再找到你的,别怕。”


  ——真讨厌。


  仅存的意识间,肖战扯了扯嘴角,心中想到。


  ——下次你不说,我也不叫你狗崽崽了。


  6.


  “咳咳,你站在那里干吗呀?”


  雪地中,一个少年回过头,望着不远处躲在阴影里的一个男人。


  那个男人没有说话,只是依旧站在那里,冲他伸出了手。


  少年愣了一下,脑海中恍恍惚惚,浮现出一句话。


  ——我来找你了。


  ——哥哥。


end

甜的,对吧

好久不见

【博君一肖】孕吐25

 

肖战唇边细碎的声音倏然变了一个调子,挣扎中似乎透露出了隐隐的欢愉。

 

“哥哥,我好爱你。”


【完整版见wb,剩下的实在发不出去了】


【wb:@微生楚辞】

【粉见】